悦刻电子烟5代_悦刻电子烟怎么使用

频道:悦刻电子烟 日期: 浏览:110

  3月22日下午,工信部放出一份《关于修改〈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〉的决定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“意见稿”),其中增加的第六十五条指出,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。

  受此消息影响,美股上市的电子烟龙头悦刻所属公司雾芯科技盘前大跌,开盘后股价一路下挫,至收盘跌幅达47.84%,市值蒸发超930亿元;港股思摩尔国际股价自前一天收盘的65.95港元一度跌至40港元,单日跌幅达27.22%,市值蒸发近900亿元。

  为何一纸公告会引发“电子烟行业的寒冬”,甚至让从业者感叹“行业窗口期随之关闭”?多个行业人士认为,纳入烟草专卖意味着对电子烟产业链多个环节的重塑,此外还有可能受到烟草重税的影响,从而压缩产业的利润空间。

  据意见稿说明,本次由工信部、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的意见稿,对原有条例进行修改主要是考虑到三点:其一是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;其二是符合电子烟产品特性以及当前国际监管的通行做法;其三是增强电子烟监管效能。

  比如第二条:“烟草专卖是指国家对烟草专卖品的生产、销售和进出口业务实行垄断经营、统一管理的制度。”又如第六条:“从事烟草专卖品的生产、批发、零售业务,以及经营烟草专卖品进出口业务和经营外国烟草制品购销业务的,必须依照《烟草专卖法》和本条例的规定,申请领取烟草专卖许可证。”这意味着,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主管部门的审批。

  资料显示,在此次新条例增加前,《实施条例》共分十章,其中对卷烟的种植、收购、调拨、生产、销售、运输、贸易、监察等环节做了详尽的规定。

  其中雾芯科技作为美股的行业龙头,先跌为敬。据官网,雾芯科技目前主营业务是RELX悦刻品牌电子雾化器的研发、设计、和销售,公司管理层称,雾芯科技是中国第一大电子烟制造商。

  2021年1月22日,雾芯科技在美股上市,首日股价即暴涨145.92%,市值达458.38亿美元,约合3000亿元人民币。截至利空消息公布的前一个交易日,雾芯科技股价报收19.46美元,总市值为302.28亿美元;经历47.84%的暴跌后,公司市值跌至158亿美元,单日蒸发市值合人民币超930亿元。

  港股上市的电子雾化设备代工龙头思摩尔国际亦是如此。2020年7月,公司在港交所上市首日股价暴涨150%,与雾芯科技不同的是,思摩尔国际此后股价一路高歌,截至2021年1月底涨幅超518%。截至利空消息前一个交易日,思摩尔国际股价报收65.95港元,总市值约3916亿港元;经历暴跌后,公司市值跌至2851亿港元,单日蒸发市值合人民币超890亿元。

  除此之外,香料生产公司中国波顿最大跌幅超34%。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,A股电子烟概念股共有18支,其中13支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,跌幅最大的亿纬锂能单日暴跌超15%,爱施德、赢合科技的跌幅也达到了10.01%、7.76%。

  长期关注电子烟的投资者、博派资本合伙人李欧成指出,此次征求意见稿出台对行业更多的是威慑作用,并非直接的监管落地,从征求意见到政策落地仍有一段时间。中长期来看,政府的监管有利于行业更加集中,作为龙头的公司也将会因为市场规范而利好。

  有专家称,从意见稿到实际执行,欧盟是两年,美国走的更长,时间不低于2年,意见稿显然给企业留足了时间,但此后资本对其的热度会有所下降。

 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会长欧俊彪也表示,国家对于电子烟行业进行监管属于意料之中,在这种政策前提下,电子烟企业更应该把技术搞好。另外,欧俊彪还强调,意见征求稿中所用的词语是“参照”而非“按照”,这一字之差背后可能就有巨大的差异。

 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,最主要的利空集中在许可证方面。有原中烟系新型烟草业务负责人称,要有生产许可证才会被纳入专卖,这对产业不现实。因为从业人员高达200万,出口创汇500亿,今年增长20个点。

  以雾芯科技为例,2018-2019年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烟草专卖局曾先后发布《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》、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,对电子烟销售的线上渠道造成较大冲击。

  一时间,以罗永浩的小野电子烟为首,仰仗线上电商平台销售渠道的品牌彻底出局。无奈之下,雾芯科技只得大力开拓线下渠道。

  招股书显示,悦刻电子烟5代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,雾芯科技通过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向最终用户销售的收入占比从33.5%降至0,销售给线年前三季度,雾芯科技授权经销商数量由41家增长至110家,门店超5000家,零售店超10万家。

  大面积铺设经销商网络一度导致雾芯科技负债累累,并因给经销商让利拉低了公司的毛利率水平。2018年,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3.7%,毛利率44.68%;2020年前三季度,资产负债率有所降低,但仍维持在87.72%,毛利率已降至37.86%。

  与此同时,雾芯科技的线下收入和市占率也在大幅提升。2020年前三季度,公司来自线下分销商的销售净收入达21.62亿元,同比增长176.3%。据光大证券,截至2020年9月30日,雾芯科技市场占有率达到62.6%,另据招股书,有一家深圳的分销商贡献了公司全年净收入的15.1%。

  行业人士分析认为,若将雾芯科技的门店纳入“专卖”体系,代理商和经销商的作用会被大幅削弱,而且电子烟有可能会变成像现在的“黄鹤楼”、“红塔山”一样,取消单一品牌门店的专卖模式。另外,按照传统卷烟的计划生产制度,电子烟的销售逻辑将被改变,其在价格层面或将失去自由定价权,丧失品牌溢价后,一部分利润空间也将被吞噬。

  除此之外,税收的上涨或也是利空条件之一。烟草行业是一个重税行业已不再是新闻,但在目前的市场中,电子烟仍被视为普通消费品。

  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.2万亿元,上缴财政总额1.17万亿元,占当年财政收入的6.2%;媒体报道称,悦刻电子烟目前普通烟草的综合税率在60%左右,而电子烟的综合税率仅为不到20%。

 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相关规定,若将当下市场上99元一盒的主流电子烟烟弹视为甲类卷烟,按照规定需要对其征收16%的消费税、56%的甲类卷烟消费税以及11%的商业批发税,也即,代工成本为33元的烟弹,至少要征收27元以上的税款。

  2018年前后,电子烟在我国的发展开始加速。据天眼查,2018年电子烟新注册企业数超1000家,国内共有十几家电子烟公司获得资本青睐,总融资额达数亿元;2019年电子烟企业新增超2000家,仅上半年电子烟产业的投资案例就超过35笔,投资总额超10亿元。

  与此同时,行业已显现出不少乱象。2018年时曾有多家媒体报道称,国内有些城市中小学旁边的小卖铺将电子烟当成“玩具”卖。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5月发布的中国中学生烟草调查结果显示,2019年初中学生电子烟使用率为2.7%,与五年前相比几乎翻倍。

 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孙承业亦表示,从多名自己孩子有电子烟吸烟经历的家长的反馈中了解到,目前电子烟已开始呈现低龄化趋势。一项研究数据显示,即使是只使用过电子烟1~2次的学生,一年后使用传统卷烟的可能性是从不使用者的2.88倍。

  2018年8月和2019年11月,两则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出炉,市场称其为“网络禁售令”。天眼查显示,禁令出台后,618家电子烟相关企业注销。

  2020年7月,深圳市监局还开出了国内电子烟市场首张罚单,原因系在检查某悦刻电子烟门店时发现,店内工作人员和市民吸电子烟,且店内无明显控烟标识。

  然而雷达财经调查发现,时至今日仍能在微博等平台找到许多专门销售电子烟的账户,在其微信视频号、朋友圈中,遍布对电子烟的宣传信息,还鼓励买家以自助下单的方式进行购买。

  中国控烟协会会长、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中心主任胡大一明确指出,电子烟中无论加或不加尼古丁,都有害健康。电子烟中含有丙二醇,丙二醇被加热时分解产生甲醛,其量是卷烟的5-15倍。如果丙二醇含量过高,吸电子烟就等于吸甲醛。甲醛严重危害健康,可导致死亡。

  不过关于电子烟的危害,也有一种说法是,电子烟最早作为普通烟替代品用来治疗烟瘾,其对人体的损害并不比香烟更大。而且电子烟的优势在于人工不加焦油,后者是植物燃烧的产物,也是烟草的致癌物之一。

  据界面新闻报道,全球90%的电子烟都出自深圳宝安区,这里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基地,被称为“全球雾谷”。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深圳有近8000家电子烟相关企业,约占全国相关企业总量的16.8%。

  2018年,汪莹、蒋龙以及闻一龙在深圳创立了雾芯科技,此时电子烟的发展已经迎来了黄金时期。2014-2019年,全球电子烟市场复合增速达24.2%。

  根据CIC(灼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)报告,全球替烟市场规模2019年达到631亿美元,预计到2023年规模达到1240亿美元,年复合增速达18.4%;其中,电子雾化设备规模将达到820亿美元,2019-2023年年复合增速将达到23.5%,超过行业增速。

  中信建投指出,目前中国为电子烟主要生产国,但用户渗透率远低于欧美。2019年中国烟民数量达到2.87亿,占到全球近三分之一,但电子烟用户渗透率仅为1.2%,潜在发展空间较大。预计2023年国内雾化电子烟市场规模将达到113亿美元,占整体国内烟草市场的4.0%,2019-2023年复合增速为65.9%。

  创立公司两年后,汪莹就以30亿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,雾芯科技在美股上市的首日,持股54.3%的汪莹身价更是一度达到1629亿元,成为中国女首富。尽管公司股价有所下滑,但在2021年3月公布的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中,汪莹依然以710亿元身家位列第212位。

  在汪莹身家“仅”30亿时,思摩尔国际掌门人陈志平的财富值已达640亿元,这位45岁的湖南人早在2009年就开始在电子烟这条赛道上奔跑,而他起家的地方,也在深圳。

 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,有记者走访发现,大部分电子烟门店每天的销量为10-20包烟,每包烟单价在100元左右,以这种销售情况计算,从事电子烟销售的回本周期大约为半年。

  有烟草业内人士称,电子烟烟杆和烟弹的利润率分别在50%、40%左右,上海的1100多家电子烟店有30%仅通过线下店就已实现盈利。